2019/03/26

一定牛彩票

经营业绩考核引导央企高质量发展

国资委近日举行2019年度和2019-2021年任期中央企业负责人经营业绩责任书签订仪式。经营业绩考核突出质量第一效益优先、创新驱动发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分功能差异化考核、可持续发展等导向,着力引导中央企业高质量发展。

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

新的业绩考核办法将利润总额替换为净利润指标,并对经济效益考核目标实行分档管理。

据国资委介绍,各中央企业勇于担当、主动加压,都报送了较为积极的经营目标。在消化移动网络流量资费和一般工商业电价下降等政策性减利2000多亿元的基础上,2019年度中央企业净利润目标比上年增长9%。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认为,结合当前中央企业的发展情况,2019年确定的年度和任期考核目标总体上体现了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和高质量发展要求,年度中央企业净利润目标比上年增长9%。这个指标的设定说明临近年中,央企的经济增长利润值良好,指标设定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责任书对标高质量发展,部署企业2019年全年改革发展任务牢牢把握领导人员契约化管理要点,激发竞争力提升的内在活力,通过签订业绩目标,充分发挥正向激励作用,进一步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表示,2017年和2018年,中央企业利润都保持了15%以上的增长,考虑到前两年中央企业是在早前盈利增速持续下滑甚至一度负增长的基础上实现的,具有恢复性增长性质,今年中央企业继续维持很高利润增速并不现实,而且考虑到中央企业承担的降费让利责任的落实,因此将全年利润增速目标确定在9%较为合理。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

新的考核办法进一步加大了科技创新考核力度,一是健全科技创新考核指标体系,对工业和科研等科技进步要求高的企业,年度和任期均设置科技创新指标;二是鼓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在计算净利润、经济增加值等经济效益指标时,将研发费用视同利润加回;三是加大科技创新考核奖励,对科技创新取得重大成果的企业,在年度中给予考核奖励加分,在任期中予以通报表扬;四是鼓励探索创新,对企业因实施重大科技创新对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的,按照“三个区分开来”原则,考核上不做负向评价。

据了解,在上述政策支持和引导下,中央企业积极响应,积极梳理创新短板和技术攻关清单,多措并举,强化企业核心竞争力。2019年中央企业预期加回利润的研发费用,比上年增长8.4%。部分企业围绕关键核心技术攻关设置指标纳入责任书,明确攻关节点目标,加快解决“卡脖子”问题。

刘兴国表示,新的考核办法除了提出较高盈利增速目标之外,突出强调了对创新的考核,以推动中央企业加快实施反“卡脖子”工程,尽快突破国外技术封锁或技术压制。

周丽莎表示,责任书有效支撑企业科技创新等重点工作开展,进一步加大了科技创新考核力度。从设置科技创新指标、研发费用视同利润加回、加大科技创新考核奖励等方面多措并举,强化企业核心竞争力。

突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按照“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围绕去产能、降杠杆减负债、压两金等国资国企改革阶段性重点任务,国资委加大了对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考核支持力度。对重点涉煤企业设置去产能任务指标;对结构调整任务重的企业设置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等指标;对两金规模和占比较高的企业设置两金压控指标;继续将资产负债率管控纳入全部中央企业业绩责任书;对剥离办社会职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任务较重的企业,在责任书中增加约束性条款。对企业因消化历史遗留问题、推进重大结构调整和重组,预期对业绩考核产生重大影响的,在考核目标确定时给予了实事求是考虑。

周丽莎表示,责任书突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积极推动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有利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宏观环境进一步改善。在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方面率先行动、示范带动。坚持聚焦实业主业,核心业务盈利能力进一步增强。

分功能差异化考核

根据国有资本的战略定位和发展目标,结合企业实际,经营业绩考核对不同功能和类别的企业,突出不同考核重点,合理设置经营业绩考核权重,确定差异化考核标准。

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企业,重点考核企业经济效益、资本回报水平和市场竞争能力,年度经济效益指标权重为70%;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商业类企业,加强对服务国家战略、保障国家安全的考核,年度保障任务类指标权重不低于30%;对公益类企业,坚持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相结合,重点考核产品服务质量、成本控制、营运效率和保障能力,年度社会效益指标权重为80%。

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突出落实国有资本布局和结构优化目标、提升国有资本运营效率的考核,设置资本收益率、重点改革任务推进情况等指标。对处于特殊发展阶段的企业,根据企业功能定位、改革目标和发展战略,考核指标、考核方式“一企一策”确定。

周丽莎指出,在责任书中,根据不同类别的企业类型提出要求,分类考核分配,突出质量效益导向。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企业,重点考核企业经济效益、资本回报水平和市场竞争能力。完善公益类企业考核机制,差异化确定考核重点,合理确定经济效益指标和社会效益指标及比重。建立健全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考核体系。围绕企业发展的实际状况,根据其自身所处的行业特点进行分类考核。通过分类考核,关注企业之间的差异化特征,注重企业自身历史进程的纵向对比,促进企业不断取得进步。差异化分类考核下,着力增强考核激励的精准度和匹配度,提升企业经营业绩考核的自主创新性。

突出可持续发展能力

据了解,按照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不断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的要求,经营业绩考核坚持短期目标与长远发展相统一,切实发挥企业战略引领作用,构建年度考核与任期考核相结合,立足当前、着眼长远的考核体系,调整优化了任期考核指标,将总资产周转率替换为全员劳动生产率,保留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率作为基本指标。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形势,中央企业在上一任期实现较高增长的基础上,资本回报和劳动产出效率等指标目标进一步提升。2019-2021年任期,中央企业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率加权平均为111.9%,中央企业全员劳动生产率目标48.8万元/人,要素投入产出效率进一步提高。